樱桃沟

我啊

陈年痛点:你是我最信任的挚友…也仅仅是挚友而已。

臆想一些场景


母亲同儿子在清晨的窗台边谈战争。聊及生死,意见相悖。母亲温柔却刻板,沉沉地面无表情地说,你还是太小了。男孩儿也不说笑,把玩手上的玻璃球,将它对准阳光。一些光线散射到他脸上。他不带笑意地回复: “母亲,说不定我的魂灵也曾附于哪位勇士身上呢。”

咕噜咕噜

来深圳玩 深圳比广州冷个两度 兼带上雨季 对我的腿十分不友好 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痛得那么久过了 啊 但以后还是想离广州远点 再远点

没用啊没有用的什么都没有用的

一喜欢就要哑巴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