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沟

我啊

我开始了!请给我2018年终印象!


插播一条信息:@371400 是我的另一个账号!其实我是不是上一年也讲过一次啊!

彻底的 大写的 感觉到失败 好吧好吧好吧好吧!

头好疼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这个星期和上个星期的周末都抽时间看了话剧 先是《恋爱的犀牛》然后是《暗恋桃花源》 昨天在学校书吧借了一本叫做《世界文学》的两月刊杂志 一本很厚 只拣了里面的几个故事来看 有一篇很喜欢 叫《相对乌鸦来说》 作者是以色列人 是先有的英译 再据英译翻译成中文的 还介绍了格伊万诺夫的一些诗和小说《原子的裂变》 内容很意识流 总是看不懂 杂志里甚至有蒙古国文学小辑——产生了无知的惊讶
最近有点躁 心越来越不静了 很多东西都开始抗拒起来 这不是好兆头 希望能尽快找到状态吧

如果你好那就好 但是话不是这么说的 心脏鼓涨涨的时候头脑就会轻飘飘 或许是我快乐 或许是酒精含量4.8%的祸 或许是我将要睡着 或许这一切或许都不是或许 我好爱 好爱 好爱 这话 因着讨厌的人说了我就不去喜欢了 其实不该 对吗?她 抬眼也讨厌嗤笑也讨厌 哼 活像几年前的我的刻薄版本 但尚且是我都变成了这样的我了 她还好傻好幼稚 哼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话不是这么说的 但是如果你好那就好好

没有不开心 没有不开心 起码你很好

看到一半累了就听楼上弹钢琴 听他慢慢地渐进地弹 听他一点一点进入辽阔的桥段 听他弹出一段又停下来的笨拙的顿音 切断一曲 再来一曲

数字。在那里,七千,七万,七十万,七百万,一切庞大的数字进入一个更大的数字里面,最后简单说出来,对,对,12.7千……——它们只能变成小数点后面一个小小的字符了。有时候觉得,那些数字不该被这样缩小。我想要数清楚,数清楚。有多少颗不灭的星星?

翻风落雨天 寒腿发作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