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沟

我啊

看到一半累了就听楼上弹钢琴 听他慢慢地渐进地弹 听他一点一点进入辽阔的桥段 听他弹出一段又停下来的笨拙的顿音 切断一曲 再来一曲

数字。在那里,七千,七万,七十万,七百万,一切庞大的数字进入一个更大的数字里面,最后简单说出来,对,对,12.7千……——它们只能变成小数点后面一个小小的字符了。有时候觉得,那些数字不该被这样缩小。我想要数清楚,数清楚。有多少颗不灭的星星?

翻风落雨天 寒腿发作时;-)

饱胀的
九月十月的果子
瘠薄的
十一十二月的风
丰盈的
九月廿九的笑涡
可爱的
每时每刻的你

富了 可以买两箱书了

好想要困困吸吸枪啊

对 没有 “病耻感” 很好 但是不要拿生病当武器 当盔甲 当软肋 不要什么都没做就跳脚警告
但是心里还是有一点愧……我是不是暴力加诸者之一?

眉下生了粉刺 浮在鼻梁旁边的 感觉像小山脊旁的土堆堆 而且看不到对面

hola各位!!!!为什么最近会涨粉呀!!!

在吗?在的话唱支歌好吗?唱小星星都好,唱情歌都好,拖长声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