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沟

我啊

还能再见面吗?女孩小声问。
她不说话,微笑着比了一个“不可言”的手势,手指竖在对方唇前。眼睛盯着她。她们生就同一副面孔——亮眼又收敛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巴以同样的次序和间隔放置在空白区域,陡然生出一股锐气。两人对视竟好像望着镜中的自己。可只是她一笑,镜子就自行破裂了。年轻人笑时清清洁洁,眼角眉梢没有风尘磨练出的疲累相,她们不一样,也不只是年龄上有差异。只有笑起来时她才能意识到这一点,可她还是什么都没说。仅仅张合嘴唇,做了个道别的唇形。在漫长的时空穿梭里她丢失了声音和记忆。但在如此脸孔前,在此时。她总能在漫漶的记忆当中循声觅迹。
她于是微微俯身向前,嘴唇凑近年轻人的脸颊,在对方的惊诧眼光下赠了一个吻。再转身,慢地向前踱步。衣摆晃了晃。
等等!女孩涨红脸叫她,我的名字是——

我知道,她想。但仍然摆出倾听的姿态,她其实有些忘记了。
——。女孩欲道出名姓,却在此时梗住喉头,她只好在心底念。那么有缘……有缘再见!
她未转头,将手举起挥了一挥。
我们有缘的很呢。
——那是尚且年轻的她自己。
17.08.13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