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沟

我啊

我写不出来,我就是不会写。被卷入洪流的人纵是挣扎也不能了事,水穿得透、消解得掉那些白费的苦功,还绵绵地汹涌着。你大概不懂,我也不懂。字数和题材,想法与人物,热爱同耐心……这些都是热滚的煤块,被埋在黑煤球里,呈将熄未熄的红黄色。一时半会儿就可以消失。它包围我。

我也能说我足够长情吗?可我不愿意陪伴。强盛的自尊向着我,走过来,把刀子插进我的嘴里。当喉管内未成形的根种破开,我就把他也一并杀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