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沟

我啊

大概发过

他说起这件事来,记忆就有如潮水初涨,渐渐升高,再回落于身体内核。他的四肢,或者说各个部位都复苏似的开始震颤。
请再说一次。
好的——……那是句游离于真善美外的词句,使他眼球发涨,视野发黑。
“这个作者不是以写假文艺小清新出众的吗,怎么我好像还活在意识流感官描写的语境里?”(显然作者和人物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意识流)
“因为作者刚看了部与意识流风格相干的一部小说,风格正急速地向不可预知的一方倾倒。你再等等。”
好吧。x感知到自己的手脚恢复平稳,眼睛能够直视前方。他见到了他的挚友。就好像见到现实与稳定,他几乎要笑起来,但很快又撇过头去。他贯来是冷静的一派人,一维世界崩塌重组、风格突变都不足以影响他本身。
他将头撇过得那样快,以致于他没有回应到“现实与稳定”向他伸出来的手,犹豫不决的,含深情厚谊。在他撇过头的一刻骤然收回。服服帖帖地立在身体两侧。

17.02.09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