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沟

我啊

说实在很害怕,喜悦存在了不到一刻就消掉了,没片影子。落下来也砸不痛人。但我会异常恐惧,这能把我压死。我最怕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然而这又是必然。热情会散掉的,可我总需要补给。推敲字眼的话说了一句两句,我真讨厌这样。我当然想和他们说我不值得爱你看错眼啦,但在这寸天地里我想展现的东西仅仅是我想给别人看见的。网线只能连接手指,不能直接连通心脏。我最大诉求即是自信。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