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沟

我啊

前天拿到数学试卷,分数惨淡,心下很不痛快,有点自责,又觉得好笑:我是太蠢了吧。放学就走到楼下去,人不大多,几人拥在一块的有,跟我一样走独场的也有。迎面碰到刚上完体育课的朋友,面色红红的,她没有看到我,我往她那里瞅了好几眼好几秒,她正侧过头跟朋友说话:然后那个…声音很甜润,感觉一下子就释然了,好像一切都可以宽恕,一切都可以原谅,包括我自己。*
唉,怎么会有人想去鄙薄“少女脸上的轻红”呢!看了就让人心情好好,很美妙呀!


*总觉得在哪儿看过这句话

评论(5)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