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沟

我啊

胃有点疼。过节庆日时我的需求其实不是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说话,我太害怕大人高谈阔论的样子了,很自怜自恋,也很目中无人。
最能给人幸福感的只是兄弟姊妹坐在一块闲聊、背知识点、谈论事物而已。其实就是享受肆无忌惮。但是明明也体验过很久的独生子女生活啊,初三的时候,姐姐在黑龙江,哥哥在住宿,爸妈在事业上升期,忙得不行。辗转来回地去托管吃饭,有回圣诞节,托管的那家女主人是基督教徒,领着她的小孩做饭前祷告,她丈夫也难得陪她一起吃。一家人,谈他们自己的话题。很亲密也很庄重。这个时候灯光就只能聚集在他们身上了。我不该抱怨的,不应该。可是当时还是鼻酸酸,明明不是什么大事情。但我也想要一种安定的氛围啊,就算你很安静地坐在那里,什么也不说,只要不让我焦虑,令我有倾诉欲望,我就会安稳啊。我太自我了——总有天要后悔的。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