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沟

我啊

当时,当时什么都是新奇的,六层楼,晨光,假日,考试,我把全身心放在这栋涂满明黄色彩的象牙塔里,想:我能成长吗?我遇到了高个子、矮个子,长头发、短头发,这些都是以往见过的身量发色,脸却是从没见过的,我们的想法、爱好也从未碰撞过。可是现在一年了呀。我再也记不起来以前的矮楼层,白墙壁,朝夕相处三年的脸孔,不记得声音、蝉鸣和摔跤。

或许又是记得的。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