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沟

我啊

屋里没开暖气,他好像在冰雪里睡着了,浑身发颤,呼吸间冒出可见的白汽。x看着,觉得这白汽每丝都连着他的灵魂。教他脸色发白。他像看一朵湿透的花一样看他——怜他,也不稀得给他一揽。无端的情绪令他暂且慢一慢——到底没将手覆到对方脸上。


y只记得那趟车开得极快,在凌晨三点划破夜里灯光,这比他任何一次驾驶体验都要刺激,尽管他向来是飙车个中好手。他沉愣着不出声,看起来很温驯。x便没忍住偏头望他一眼:你这时候最乖顺……怪不得那些阔太太爱惨你。y大概是烧得脑子钝钝,误把九分数落听成五六分,还忽略了那点酸意。便没不给面子地呛声,只是说我没招惹那些富太太——你车开太快。x笑笑,明知顾问道大少,你同我解释做什么?
车速慢下来。
18.08.29 6:47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