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沟

我啊

我要写什么?我要写老土至极的破茧,写重生,写新生命取代旧生命,写远近隐约传来狗吠声,天色昏暗,我躺在床上。写不平等的,不合理的,好的坏的,被遗弃的重新被拯救的,通通都要写一遍。通通都要唾弃一遍。

评论(2)

热度(5)